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作夢者

無名之鄉野
炊煙數縷
大地之神梳著頭髮

暗藍天幕下
幾片薄色葉子
飄降以螺旋舞姿
曼妙時空

交談著
枯葉與古老幽靈
微語窸窣
時間與空間
緩緩彎曲

夜風下黑暗的樹影
有如舞蹈中的魔靈

在虛空裡徒步跋涉
尋覓神靈的足跡
無邊的空洞
乃是永不凋謝的神花

宇宙之微塵
暗漠地
等待織女星
點亮自身光芒

古詩云:
長安少女踏春陽

綠地上
通泉草
無數小紫花
神氣綻放
無謂之
消失與再生
不斷循環

意識本體喜歡作夢
夢出無數「個人我」

無數細枝抓向天空
稀葉樹就是風
風的紋理畢現
樹是靜態的瘋狂
雲是凝固的狂風

( 民107年 [ 2018年 ]  4月 / 5月作 )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微暗之機

有時在黑夜裡
不要燈光
有時不要感動
不要悟境
不要啟示
在微暗的教堂前廳
獨自呆坐
裡面深遠處
彈奏著巴赫管風琴賦格
慢板練習曲
單鍵音
長鳴接短鳴
似單調
淡乎無味
不感動的感動
不奇妙的奇妙

( 民106年 [ 2017年 ] 11月作 )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自行車

圍牆邊
三個中班小女孩
練腳踏車 ──
兩台小的
第三台迷你的
迷你的追了上來
騎在第一台旁邊
小小純真的生命意志
追求超前

頭髮灰白的老伯
騎著小鐵馬
總是慢條斯理
像不會騎
有天,紅綠燈前
忽然手腳俐落
快速騎上斑馬線
連續超越行人
竟是馬援深藏不露

西邊的太陽,躲在
左方高架道路與河堤夾縫間
金光燦耀,跟著我走
大道之行也,無數
汽車機車奔馳
只有我騎著自行車
速度也不慢
高速檔大步流暢

文明呈現高溫
繁華即是繁瑣
反覆踩踏
輪子永遠只向前轉
存在的重量來自持續升溫之繁複
徒增疲憊、苦悶
唯期盼沁涼

夜裡,獨自
從側邊窄門
騎進小學校園
在教室外
狹長黑暗的走廊上
踩踏板
於無聲中前進
圓滑輕盈
我終於變成貓了

( 民106年 [ 2017年 ]  8月作 )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個人版八段錦

兩手托天
近似瑜伽之樹式
樹行走
挺向天
屈臂頭後成三角
升降屈伸
理三焦

左右開弓
目標乃正前
一步一冲搥
含笑用拳
中心直貫
後手放箭勁自生
我放鬆
似射鵰

調理脾胃
弧形外撥手
交替畫圓
兩圓交集在我頭
側腹拉伸最緊要
此之謂
須單舉

五勞七傷
轉頭後視拉眼球
拍手其上
膀手其下
逆反慣常視角
是謂
往後瞧

搖頭擺尾
改如轉馬鉤搥
屈身下貫
肘如鋒
扭轉反覆
磨腰脊
自可
去心火

背後七顛
即墊步彈躍
輕盈蹬步
瞬間轉向
追者望其背
佼佼者野兔也
百病消

攢拳怒目
偏身之同步鏟搥
正身之下擊冲搥
一式兩練
偏正互補
瞪眼兒
增氣力

兩手攀足
乃前踢溜腿功
一步一抬腿
雙手抓腳尖
腿筋柔
腰腹強
是謂
固腎腰

( 民106年 [ 2017年 ] 10月作 )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街景偶拾

巨大的噴射客機
主體白色,間以深藍
低空飛越大樓之間的天空
行人並未仰望
應是習以為常

那拾荒老婆婆
身子削瘦
腰桿彎
矯正背架
身上穿
四處走
追尋瓶罐
快步撿
手推車裡
扔了去
也算行動便捷
附近兩座新大樓
即將完工
擋住了壯闊山景

超市側門階梯邊
擺著幾樣自種蔬菜
老農夫坐在一旁
落寞裡帶點泰然
靜靜等待有心人,那些
對土地和農田有感情的人
他的菜不漂亮
賣不完自家人吃
黃昏微光裡
腳邊的大斗笠像古老的飛碟
他像個老扣扣外星人
是自外於時宜的先知

寬闊的鋪面上
兩個幼稚園小男孩
徒手投射
保麗龍飛機
一人一架
飄忽亂飛
FighterJet 撿又射
竟有一次
薄翼機身在空中
垂直迴旋
畫出直立圓形
降落原地
想起自己童年玩耍時
這類奇蹟也不少
奇蹟無法追求

大馬路邊
十字路口前
小小女孩望著車流
兩根簡單小馬尾
跟前面她姊姊的一樣
一起慢慢等
車流洶湧如大河波濤
她轉身說要抱抱
媽媽抱起她
互相親親兩下
綠燈亮了

( 民106年 [ 2017年 ]  5月作 )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片刻

明亮的傍晚
一隻夜鷺飛臨溪流上空
翅膀張開不動
兩個瞬間
最逍遙的時刻

河面水波
向遠蕩開
片刻與片刻
波波相融
須臾盡不可捉

曾經,山上青空近人
各色雲朵碰一碰
偶然的喜悅
凝固成恆久幸福

月亮這隻古老的魚
在烏雲裡漂游
片刻間
黑暗天空,綻放光芒
但心靈廣大
光芒窄小
天空其實是洞穴
時空力場層層籠罩
原始生命力波動不息

寒冬之夜
一隻貓守在樹幹下
雙眼星光乍現
柔化時空

綠繡眼有點老了
不再掛心等待
不再向杜鵑花求取甜蜜
欒樹下的欄杆上
小昆蟲紅姬緣椿象
一群群徘徊停留
錯落有致
每隻都是等待的心
但俯近細察
頓覺其似忙若閒
從容不在乎
直似魏晉氣質
隻都是悟者之心

有時夢中成就斐然
事後卻只剩一瞬間的印象
無法回憶細節
情節豐富,但飄渺不可追
世間成就亦如斯

( 民106年 [ 2017年 ]  2月 / 3月作 )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橫越

暗夜無聲
一隻從沒見過的動物
警覺到窗口
一個人影的略微顫動
這頭尖尾粗的異獸
一瞬間越過下檐
比貓更迅速、更冷酷

夜深無車
一個挺拔的老紳士
緩步穿越馬路
從容隱沒
是一棵樹在散步吧
優游如斯
淵明難再得

早晨微寒
一隻大白鷺
樹梢上
半飛半頓
優雅橫越街道

一個空塑膠袋
張著口
低低飄過馬路
沒有一絲沾滯
無動力,無作為
飛得最輕、最妙
真正無跡可求

( 民106年 [ 2017年 ]  1月作 )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面對夜空

旋轉手掌,轉換心境
有烏雲才有白雲
有白雲才有無雲
有壞才有好
負面藏正面
暗暗含光的晚空

兩臂寬垂
天地間微笑
張開的指掌生成弧面
兩手產生空間大球
下上擴展
心裡面
無聲之音
形成立體圓形
從自身擴充
呼氣裡有吸氣
吸中亦有呼

怡然張口
無聲之笑
對著天空的開口
大風吹,長風不知幾公里
吹著我的笑容

閉上眼睛
從背後
感受無限大的虛空
自之奕也
此乃自我陶醉

也許是養浩然之氣
或者是感受存有的根源
更可說是形而上之娛樂

(105年 [ 2016年 ]  11月作 )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草間絕句

             I
晨步,低身
野草上
露珠無盡
偷笑看我

            II
抱著大岩石小睡
那像隻大青蛙
深白,溫溫涼涼
眼貼眼

           III
疏草土地
刺莓扎腳
生活中隨時有刺
人的心靈即是腳掌

           IV
赤足開心
躺靠草坡
我的臉孔成為天空
那鬆鬆的雲

            V
無數小黃花
又長了回來
兔仔菜啊
永遠在

           VI
螽斯的細長觸鬚
是很好的天線
如果想連絡
透明小精靈

           VII
夏夜,公園
雨後的短草地
異光群集眼前
來自落葉

           VIII
蟲鳴草間
隱約不息
帶入幽遠的神秘
穿過靜夜

            IX
爬樹,驚觸
那又黏又軟的
原來是蛞蝓
牠不在乎
還在原位

            X
清爽日
匍匐深草
體驗渺小
草葉高又直
正好隱藏自我

(105年 [ 2016年 ]  9月作 )

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靈性反思

有靈氣的景點
去的人越多
靈氣就越少

靈氣的作品
讀的人多了
靈氣也少了

好作品
一選入課本
即邁向平庸
強迫背誦
大家都熟悉

越有名的字畫
價格越高
靈氣越黯淡
人氣消滅靈氣

著名演奏家
只有定型模式
無名演奏者
才有神來天籟
偶然的風格
才是風格
風格要像風

花店裡的玫瑰
大而顯貴
野地裡的小紫花
小到需要深蹲
才發現美妙

好漂亮
地上有蝴蝶葉子
撿上來給我
它會飛走
別人放風箏
我們放葉子
小女孩,兩個

( 民105年 [ 2016年 ]  6月下旬作 )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遙遠的再見

人行道上
坐在幼兒推車裡的小朋友
回頭看著我
沒想到他露出笑容
我以笑容回報
又對他揮手
小推車繼續前進
他一直看我
直到看不到
這奇遇的記憶能保持多久

小學二年級時轉學
我離校那一天
那位要好的同學
來到面前
我和他,只能無奈地
互相說聲再見
那時電話還不普及
也不懂得留姓名地址
這聲再見
就是永遠的生離死別

當時只覺得有點難過
沒多久就忘了
幾十年後,那一幕再見
不時浮現腦海
多可惡的「再見」啊
怎麼也再不了見
他是我此生第一個朋友

回首,貓的呵欠
學學貓吧

( 民105年 [ 2016年 ]  5月作 )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量子宇宙

忽晴忽陰
仰頭
讓雨滴
從天空
直接
奔入眼睛

雨滴的錄影
滲入眼球
從六點九公里高空
窺視訊息場磁區

世界數不完
版本無窮盡
每個世界、每個版本
都是一種「現實」
是為多重疊加態
有如量子系統
量子兼具波粒二元性
物質也是一種波
波函數表達機率幅
每次測量或觀測
世界即分離出平行世界

人有無數分身
世界也是
泡泡正飄揚
平行宇宙在鼻端
只是不相干涉
互相平行無盡數
盈滿直似空虛

造化真理
只在混沌
時空非絕對
本體測不準

意識擺盪不定
虛空之海的一葉小舟
雨雲散游
大腦化為天空

( 民105年 [ 2016年 ]  3月 / 4月作 )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一種心境

大泳池裡
池水湛藍冰涼
游來舒暢柔順
絲毫不冷
泳池的招牌寫著
「心靈」

冬天早上
第二次睡眠
很暖和
不需要任何
快樂回憶

過去的
一切感傷
無限惆悵
都只是
青菜豆腐湯裡的
一塊塊小豆腐
溫潤可口

晴空淡淡
草原冷
跑上那山崗
跨步流暢
坡平草短
踏草蹬 ──
飛步彈躍
來回幾次
小丘頂
我是傻小孩
比較快樂

( 民105年 [ 2016年 ]  1月 / 2月作 )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光與恆光

夜間淋雨
明亮的圓月
黑雲之間
出現又消失

風清氣冷
從暗夜山頭
似乎看到
隱形的太陽輻射

人練習當盤根老樹
老鷹練習當葉子
石頭練習當露珠
仙人掌練習當含羞草
蠶寶寶練習當尺蠖蛾
天牛練習當螢火蟲
小腹裡隱藏著太陽

往裡面走
密林樹梢間
一片青空
返心自有光明

傍晚時分
那浮空之月
何碩其圓
何澄其明
可能你想避開
走了另一條路
它還是在
不遠的前面
天空上出現了

( 民104年 [ 2015年 ] 10月 / 11月作 )

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四十年前

小時候
中秋節前
風揚氣朗
樓上走廊望去
斜前方
廣大農田裡
金黃稻浪翻湧
小心靈興奮不已
因為此景
正如課本裡
所寫所畫

如今,此一
童年故居周圍
一座座樓房
高的多,低的少
取代了農田和野地
看不見鳥飛
聽不到蟲鳴
以前的遠山天際線
只是古老的傳說
不再秋高氣爽
怕是秋低氣窄

小時候的元宵夜
鄰居們孩子多
大家提燈籠出來玩
有可以伸縮的紙燈籠
上面有花鳥畫、人物畫
也有動物造型塑膠的
大魚 / 兔子 / 公雞 / 老虎燈籠
還有人提著奶粉鐵罐燈籠
空罐子裡黏根蠟燭是也
一起出發去探險
黑夜裡,萬象群集
嘻笑聲盈耳
真可謂奇幻世界

但如今
幾年前元宵節晚上
一個小女孩提著燈籠
跟著爸媽
沉默地離開公園
那裡沒有孩子
也沒有人提燈籠

小朋友,不要緊
有一天你會看到
天上有很多雲做的燈籠
一個個整齊排列
上面灰色,底部橘色
整片西邊晚空
數也數不完的鱗狀雲
旁邊好像有很多白色翅膀
每個提燈籠的小天使
都是你的好朋友

( 民104年 [ 2015年 ]  9月作 )

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

語言

夜裡,橋邊空地
跟一隻撒嬌的大貓說話
問你幾歲了,是誰來餵你 ──
兀自轉身,不做回應
你對人類的語言不感興趣

報紙文章
打工場所裡
幾個女生吱吱喳喳
英語、華語、西班牙語
她們各說各的母語
彼此沒學過
但卻異語直通
聊得起勁
友善的默契,使得
心靈成為自動翻譯機

口齒不清的牙牙兒語
是最好的語言
流利而武斷的大人言談
是最壞的語言

在語言的命名下
萬事萬物皆定型化
太陽底下
看不見原本的新鮮
舉世言談夸夸
論著皇皇
經典穆穆
這一切似乎比不上
畢卡索的終極境界 ──
幼童的直覺之眼

人的心靈裡
語言奔流不息
溪流岸邊有個人
觀看流水
就是觀察自己

隱密的低語
乃是祈禱
更神秘的是
無言無語的嘆息
深長地噓氣

喜悅之蒼鷺
從左耳旁
向前滑翔而過
無聲無息

荒蕪的
校園小農場
人一樣高的向日葵
筆直挺立
臉一樣大的花序托
沒有花瓣
我和「她」
風裡互相點頭
欲言又止

( 民104年 [ 2015年 ]  6月 / 7月作 )

2015年8月2日 星期日

接觸自然

葉初生
欖仁樹上
毛毛蟲
身黑毛白
有如白髮翁
靜息橫枝上
枝端有繭
外殼土黃色
活像襁褓
裡面有嬰兒

多久沒有
晴空下仰臥
讓眼睛變成藍天
充滿元氣

多久沒有
草地上打光腳
和野草肌膚相親
從它的莖節摸到土壤

多久沒有
好好聞一聞戶外花朵
感受土地上綻放的芬芳
大地溫柔,心滿意足

多久沒有
只聽到自然界的聲音
那是另一種世界
沒有任何人為事物

多久沒有
野地裡摘野菜
水洗後直接入口
一嘴青澀,野茼蒿

許多年以前
在花草間
撩起一隻中螳螂
牠的前足鐮刺
扎進手指
這微妙的疼痛
是一種純真的溝通

生命的意義
已經問了許多次
當面對樹木
樹葉在鼻子下端時
我們知道些許

(104[ 2015年 ]  3/ 5月作 )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愛情絕句

             I
一真實含二虛幻
我喜歡在妳裡面
一瞬間的感覺
已包含百年恩愛

            II
一瞬間是真實
長長久久是虛幻
在真實的外圍
自可徜徉漫步

           III
靈魂的深井裡
汲取不出
沉重的歡愛
蝴蝶飲露而醉

           IV
兩塊濃雲靠在一起
愛情不過是嘴唇漏電
雲總會變淡
風總會變輕

            V
得到不得到
擁有不擁有
不要忘記
後面有果子掉落

           VI
時間之樹
結出暫時的自我
非二元相對的「我」
原本就在
無限者外面和裡面

104年 [ 2015年 ]  3月至 4月上旬作 )